您的位置: 首頁>> 體制改革>> 改革實踐
深圳民政:爭當“領頭羊”,九大領域先行先試
來源:4月3日 南方日報 時間:2015-04-07

戴曉曉 劉麗

 

    在全面深化改革中促發展、惠民生,是民政部門的重要使命。近5年來,民政部和深圳市攜手聯動,共同推動《民政部 深圳市人民政府推進民政事業綜合配套改革合作協議》(下稱“合作協議”)的實施。根據該協議,深圳在社會組織建設創新、養老服務業綜合改革、社區治理和服務創新、公益慈善創新、兒童福利制度建設和開展未成年人社會保護、社會工作發展和社會工作人才隊伍建設、福利彩票事業發展創新、民政工作法制化改革、全國和諧社區建設等九大領域獲全國試點、示范區稱號,為全國民政事業改革發展“破難題、探新路、做示范”。從“全國命題 深圳實踐”的改革路徑,到可圈可點的創新舉措,深圳民政系統向市民交出了一份實實在在的“民生答卷”。

    2015年是全面深化改革關鍵之年,社會治理“新常態”賦予民政工作更加豐富的內涵。深圳民政系統將在率先建立現代社會組織管理體制、推動基層管理體制改革創新、構建現代養老新格局、推動現代公益慈善事業等方面繼續勇擔“探路先鋒”,為全國改革地方實踐做出先行探索。

    體制創新:

    率先建立現代社會組織管理體制

    社會組織體制機制改革是民政工作的關鍵著力點之一。多年來,深圳以體制創新不斷激發社會組織的發展活力。在推進政府職能轉變和購買服務的同時,政府“放權”、民間“接力”的常態化工作機制逐漸形成,社會組織在促進產業升級、提供公共服務、規范市場秩序、推動社會治理創新、開展對外交流合作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

    以行業協會為例,深圳從2004年開始改革行業協會,至今已走過11年的改革之路,是全國行業協會的改革樣本。2014年,《深圳經濟特區行業協會條例》正式貫徹實施,進一步推進“去行政化”,突破“一業一會”的限制。

    政策的鼓勵激發了社會組織發展的活力,截至2014年12月,深圳市社會組織總數8241家,其中社團4173家、民非3940家,基金會127家,增長率達18.7%。

    深圳社會組織管理體制創新的先行探索獲得國家、省、市一致認可。目前,民政部已將深圳市確定為“全國社會組織建設創新示范區”,指導和支持深圳市探索建立社會組織直接登記負面清單制度和社會組織分類培育發展清單制度、建立社會組織綜合監管體系、探索將網絡社會組織納入管理范疇、加強社會組織領域立法等工作,力爭率先建立現代社會組織管理體制。

    格局構建:

    引入社會力量撬動養老產業

    養老問題是不少經濟發達城市面臨的共同難題,可是在深圳,養老床位三年就實現了翻一番,年輕的城市如何未雨綢繆面對“老”問題?作為全國養老服務業綜合改革試點城市,深圳通過體制機制創新等,在養老事業中逐漸探索出一條“社會參與、政府支持”的改革路徑,構建現代養老新格局,使社會力量成為撬動養老產業的主力軍。

    調動社會力量激發了養老產業活力。深圳鼓勵和支持社會力量投資興辦養老服務業,夯實社會養老服務體系基礎,大力推廣養老機構的PPP(公共私營合作制)模式。目前深圳已有康馨、福泰年、粵華、置富、招商、深業、國壽、萬科、平安、前海人壽等企業擬投資建設養老機構或養老公寓。

    科學合理規劃為深圳養老產業夯實基礎。去年出臺的《深圳市養老設施專項規劃(2011—2020)》規劃70處養老機構用地,共提供養老床位23400—24000張。記者從民政局獲悉,這部分地塊將探索使用公建民營、民建民營的方式來吸引社會資金加入到養老事業中來。此外,深圳養老護理院將于明年投入使用,養老護理院將作為公辦民營試點,800張床位交給社會來承接。

    打造產業生態引領改革邁入“深水區”。今年深圳將推動出臺《深圳市老齡服務產業發展專項行動計劃(2014—2015)》、《深圳市養老基礎設施提升工程實施方案》、《深圳市機構養老設施用地供應暫行辦法》等政策文件,努力營造行業良性生態系統,加快推動發展養老服務業。

    治理嬗變:

    打造社區基金會的“中國樣本”

    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要求進一步推進基層治理法治化,并對基層管理體制改革創新提出了要求。基層管理和社區建設成為打通民生幸福的關鍵“末梢”。從根本上加強社會建設,提升基層管理服務水平,切實保障和改善民生,成為社會建設的重要著力點。

    近年來,深圳特區積極推動社區、社工、社會組織“三社聯動”,有序引導社會組織、專業社工參與社區治理和服務,構建一套符合實際需要的制度框架、工作機制、組織體系,形成了政府治理和社會自我調節、居民自治良性互動的新格局。

    隨著改革邁入“深水區”,去年深圳出臺《深圳市基層管理體制改革指導意見》,通過理順關系、明確職責、創新機制、解決待遇四個方面來解決深圳基層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方面存在的深層次問題。“理順關系,即解決區、街道、社區職能錯位的問題;明確職責,是指明確社區綜合黨組織、社區居委會、社區工作站等職能分工;創新機制,即政府通過購買服務的形式,讓社會力量參與到社區建設中來,養事不養人;解決待遇則是通過薪酬制度改革等調動社區工作人員的積極性。”深圳市民政局黨委書記、局長杜鵬表示。

    此外,深圳還在打造基層創新樣本上為全國改革做出先行探索。2014年《深圳市社區基金會培育發展工作暫行辦法》制定出臺,致力于打造社區基金會的“中國樣本”。目前全市共登記社區基金會或社區基金15家。以本土資源鏈接本土利益相關者,以社會創新方式解決本土社會問題,社區基金會為基層社會治理創新和加快發展慈善公益事業探索出了新路子。

    根據《合作協議》,民政部將支持深圳市創建“全國社區治理和服務創新實驗區”,指導深圳加強社區治理創新和社區服務體系建設,培育發展社區基金會。民政部副部長顧朝曦等一行在深圳考察社區基金會建設時就表示,希望特區繼續穩步發展,走出一條可以供全國學習、借鑒的路徑。

    模式探路:

    現代公益慈善事業特區啟航

    2014年9月19日,來自全國的896個公益機構和項目齊聚深圳,15場研討會、13場慈善信息發布會、70多場互動沙龍同期舉行、16萬人次參觀市民、超過50億元的資源對接,這是第三屆中國公益慈善項目交流展示會打造的“中國公益夢”。

    在深圳,慈善已經不是一句口號,而是作為一種文化,滲入經濟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這從公益慈善領域立法所受到的社會關注中可見一斑。2013年慈展會上舉辦的《深圳經濟特區慈善事業促進條例(送審稿)》立法座談會引起社會強烈關注,該條例對慈善事業界定、放開公募權、資產管理運營、行業自律監管、設立慈善信托、落實稅收減免等制約現代慈善事業發展的瓶頸問題作出了制度設計,將為推動深圳市慈善事業改革提供法律保障。深圳慈善立法被公益界諸多資深人士譽為當時慈善領域力度最大的一次地方立法。去年3月,深圳市法制辦再次就《深圳經濟特區慈善事業促進條例(修訂稿)》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

    除立法保障,深圳還在探索現代公益慈善組織運作管理機制上勇擔“探路先鋒”。今年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壹基金理事長、前招商銀行行長馬蔚華提交《關于在深圳開展慈善信托試點的提案》,建議在深圳市開展全國慈善信托試點工作,先行探索慈善信托在設立監管和培育扶持等方面的新思路、新途徑、新舉措,為全國發展慈善信托破難題、探新路、做示范。

    2014年年初,深圳市政府以“一號文”的形式下發了深圳市金融改革的綱領性文件,提出要推進慈善信托試點。而今年這一試點工作將正式啟動。其中包括開展慈善信托等創新產品試點,加大對慈善公益事業等領域的金融支持力度,推動社會資本和慈善公益資產等新型要素平臺組建運行等。日前,國家民政部、銀監會、稅務總局聯合在深圳市召開慈善信托試點工作座談會,會議上明確讓深圳作為全國試點,先行先試慈善信托工作。

福彩排列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