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體制改革>> 改革實踐
?福建:用信息化破解“執行難”
來源:1月28日 人民日報 時間:2015-01-30

  閱讀提示

  2012年以來,福建法院建立網絡查控系統,改變過去“兩個法官一臺車四處找”的落后執行方式,讓被執行人難找、被執行財產難查、協助執行人難求的被動局面成為歷史,有效破解了長期困擾法院的“執行亂”“執行懶”“執行難”問題。

  “昨天布控的家伙抓住了!”

  1月12日,記者走進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執行指揮中心,干警們剛剛截獲一名長期潛逃的被執行人。大屏幕上,“老賴”垂頭喪氣的畫面通過執行干警隨身攜帶的手機實時傳回。

  “晉江法院昨天申請布控,今天就接到短信,顯示被執行人在300公里外的延平,入住一家酒店。一大早,我們便指揮延平法院干警前去拘留。”福建高院執行局副局長葛福東說,以前,沒有信息化的查控指揮系統,執行法官找人查物十分困難,即便發現了被執行人,由于身處異地,當法官趕到現場時,常常已是人去樓空。

  一根專線

  帶來法院執行的大變革

  再公正的判決,如果得不到兌現,公正也會大打折扣。多年來,法院“執行難”橫亙在社會面前,困擾著人們。“欠錢的成了爺,借錢的成了孫子,”老百姓的調侃,透露出無奈,更表達出不滿。

  “執行難”究竟難在哪兒?

  2012年,福建高院執行局組織了一次全省范圍內的大調研。局長孫亦閩發現,執行方式落后是“執行難”的直接原因。“兩個法官一臺車四處找”早已不適應信息時代的要求。還沒等法官到銀行,財產早已經被“老賴”在網上瞬間轉移了。被執行人難找、被執行財產難查、協助執行人難求,循環往復、年年如此、長期如此。

  “執行管理信息化程度低是‘執行難’的深層原因。”孫亦閩說,福建全省執行法官每年人均辦案100余件,還有許多未結的積案,哪些有財產可供執行,查了多少家銀行,僅憑個人記憶,最后成了一筆糊涂賬。加之社會信用體系不完善,被執行人逃避執行的成本極低,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老賴”越來越多。

  “執行難”究竟該如何破解?

  “沒有信息化,就沒有現代化。”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多次提出,要運用互聯網思維,努力建設公正、高效、廉潔、為民的現代化法院。近年來,最高法先后出臺了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公示制度、網絡查控司法解釋、執行指揮系統指導意見。福建高院抓住這一機遇,在八閩大地掀起了法院執行的根本性變革。

  福建高院與人民銀行福州中心支行商談,在法院與人民銀行之間接了一根專線,,借助人民銀行與各商業銀行間的金融城域網實現與各商業銀行的點對點對接。法官在自己的電腦前,輕點鼠標,查詢被執行人財產的請求便通過這根專線到達省內36家銀行。不到5分鐘,被執行人在這些銀行中的財產信息便清晰地反饋到法官電腦上。而這根專線每年的維護費用僅3600元。

  “這在幾年前,真是不敢想象。”泉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干警潘繼紅說,以前查財產,很多時候是靠運氣。現在,所有執行案件,在立案的同時,系統就會自動把被執行人的財產狀況普查一遍。

  信用懲戒

  讓“老賴”處處受限

  查控查控,能查能控。福建高院的網絡查控系統,還能實時凍結被執行人的財產。系統上線不到一年間,執行法官就在網上凍結資金42億多元。

  采用同樣的模式,福建高院與工商、國土、住建、公安、邊防等都拉了專線,實現了“點對點”網絡查控。截至2014年12月,通過該系統查詢1200余萬次,涉及案件17萬余件、被執行人15萬多人,查詢房產134916處、土地使用權149801宗、汽車68510輛。葛福東感慨道,“現在一年的工作量,放在過去,需要10年才能完成。”

  通過查控,哪些案件屬于確無財產可供執行的,哪些案件屬于被執行人逃避執行的,一目了然。對于失信被執行人,福建法院通過最高法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庫公布。納入這份“黑名單”的“老賴”,不僅不能坐飛機、坐軟臥、住星級賓館,在貸款、招投標、注冊公司等方面也將受到嚴格的信用懲戒。

  為了最大限度發揮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的威懾作用,一些法院把信用懲戒用到“極致”。在石獅市,記者看到,“老賴”名單通過報刊、廣播、電視、網絡、微博、微信和戶外電子顯示屏公布,在農村,隨處可見本村“老賴”名單。目前,福建全省有1.5萬名失信被執行人迫于壓力,主動找到法院,履行了義務。

  “過去那種‘我是無賴我怕誰’的不良風氣,已經從根本上扭轉了。” 石獅市人民法院院長林明容說。

  信息化給法院執行帶來的變化是多方面的。比如,查控的被執行人財產要拍賣變現,過去是由拍賣公司組織,不僅傭金高,而且參與競拍人數有限,賣不出好價錢,甚至出現低估賤賣、串通壓價、惡意競買等現象。現在,運用信息化手段,司法拍賣的天地變得寬廣起來。

  “我們在淘寶網開設‘店鋪’,利用其成熟的網絡拍賣平臺,進行司法拍賣,不僅實現了零傭金,而且做到了全程公開透明,提高了債權清償率。”葛福東說。截至今年1月3日,全省法院共有550件標的通過淘寶網拍賣成交,成交金額12.6億多元,為當事人節省拍賣傭金3700多萬元。

  1月13日,記者在石獅法院剛好見到幾位來領取欠薪的農民工。工頭小馬告訴記者,工廠倒閉后,老板欠他們600多萬工資。法院決定在淘寶網拍賣廠房,以支付工資。300多名工人輪流在網吧里守候了整整24個小時,見證著128次出價,看到廠房最后以超出評估價近600萬元成交后,大家歡欣鼓舞,整個網吧都沸騰了。“回家過年的錢都有了。”據介紹,此次拍賣僅節省的傭金就高達140多萬元。

  找人查物

  未來全國范圍內可實現

  執行信息化,極大提高了效率,但福建法院的法官們并沒有閑下來,他們自我加壓,開發了一套舊案管理系統,把歷年未結的案件進行清理。

  據孫亦閩介紹,過去,由于執行方式落后,很多案件查不到財產,無奈只能終結。從指標上看,這些案件都執結了,但申請執行人卻沒有拿到財產。“現在,有了網絡查控系統,我們把多年來的積案一一導入,主動使其‘復活’,進行‘全面體檢’。一些早已不抱希望的當事人拿到案款后,驚喜不已,對法院的努力給予很高的評價。”

  隨著福建法院12368執行短信平臺的開通,當事人與執行法官之間,建立了雙向溝通平臺。法官的查控結果,被系統編為執行日記,自動發送給當事人;當事人也可以實時咨詢案件進展或者舉報財產線索,法官必須在規定時間內答復處理。

  “如果超過3條信息未回復,系統就會提醒上級領導介入,這樣做可以倒逼執行法官履職盡責。”葛福東說,執行信息化建設推進后,法院執行信訪量直線下降。

  信息化從根本上改變了法院執行的被動局面,但“強起來”的法院,如何防范可能出現的風險呢?比如,利用網絡查控系統,已經完全實現了“以人查賬”“以人查房”。這些公民個人信息該如何保護呢?

  葛福東介紹,所有的查詢都有前提——查詢對象必須是法院依法受理案件的被執行人,而且執行法官只能查詢自己正在辦理案件的被執行人信息。也就是說,一個人如果在法院沒有執行案件,或者案件已經實際執結,他的信息是不可能查詢的。法院網絡系統與金融機構、工商、國土、住建、公安、邊防等的網絡系統相互隔離,互不進入。法官的操作都在網上全程留痕,可追溯、可倒查、可監督。

  “這就是信息化帶來的便利,福建法院把執行權的運行按照執行案件的流程細化為若干節點,放在網上,放在陽光下。每一個人有多少權力,什么時間應該做什么,做了沒做,一清二楚。”福建高院副院長林衛里說,在解決“執行難”的同時,“執行亂”“執行懶”的問題也迎刃而解了。

  記者離開福建時,孫亦閩也將到北京,與交通部、農業部商談,將全國的船舶、漁船的查控納入這套系統。談到未來時,他說,目前,最高法執行指揮系統已經開通,兩三年內,就將在全國范圍實現找人查物,這對從根本上破解執行難題,構建誠信體系,將發揮巨大作用。記者 徐雋

福彩排列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