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體制改革>> 改革實踐
?“對標德國 創新驅動”的佛山探索
來源:1月28日 南方日報 時間:2015-01-29

葉潔純 趙越

 

    26日,在由佛山中德工業服務區、南方報業傳媒集團聯合舉辦的佛山中德工業服務區科技交流暨項目路演大會上,來自國內外的專家學者、投資者以及企業等300多人匯聚一堂,共同論道工業4.0時代佛山傳統制造的突圍之路。

    這是工業4.0與“創新驅動”引發佛山各界持續熱議的一個縮影。

    22日,工業4.0首次被寫入佛山市委第十一屆六次全會(以下簡稱佛山市委全會)報告,彰顯出佛山以創新驅動引領轉型升級的戰略姿態。而佛山這座“中國制造業重鎮”如何描繪工業4.0未來路線圖,將成為珠三角的焦點。

    國家發改委學術委員會秘書長張燕生認為,工業4.0實際上代表一種更高的制造業發展標準。那么,佛山在對標德國、加快實現工業4.0的道路上,正在進行著哪些探索?佛山的探索將會給期待“鳳凰涅槃”的廣東各地提供什么啟示?

    以“制造為本”推進“創新驅動”

    今年佛山市委全會的萬言報告,首次將工業4.0這一前沿的概念納入其中。

    在闡述佛山如何領銜打造珠三角西岸先進裝備制造產業為龍頭、加快建設現代產業體系時,佛山明確提出:要“順應工業4.0發展趨勢,加快傳統產業技術改造、‘挖潛開荒’,延伸全產業鏈,向高端方向發展。”

    “工業4.0實際上代表著一種發展的高標準。”國家發改委學術委員會秘書長張燕生在佛山中德工業服務區科技交流暨項目路演大會上表示,佛山對標工業4.0實際上是學習借鑒歐洲可持續發展的模式,提升佛山的工業制造業。

    當前,珠三角面臨的經濟下行壓力較大,增長動力轉換較慢,制造業轉型升級迫在眉睫。

    近十幾年來,當“虛擬經濟”在全球范圍內制造一個又一個財富神話,當中國頂級企業榜單被來自互聯網的變革者不斷改寫,堅守實業的廣東制造力量似乎顯得落寞。以佛山制造、東莞制造等為代表的珠三角制造業在這股互聯網經濟的浪潮下,遭遇著人力成本上升、土地資源瓶頸凸顯而帶來的利潤“薄如刀刃”的尷尬。

    作為“廣東制造業大市”,期待引領新常態的佛山則作出了這樣的思考:

    “外界有觀點誤以為佛山要重點發展第三產業了,出現了‘去制造業’‘去工業化’的說法,這種觀點是錯誤的。”佛山市委書記劉悅倫說,制造業是佛山的根基,甚至對周邊城市也起支撐作用。

    有觀察人士認為,佛山市委全會首提工業4.0折射出這座“工業之都”在描繪下一個三十年的發展路線圖上,強調以制造業為本、根植制造業的發展理念,而工業4.0則是佛山開啟制造業變革的新思路。

    生產線變革的局部突圍

    事實上,當佛山明確提出以工業4.0這一高標準來提升制造業時,來自企業界的力量也為制造業的變革突圍進行探索。

    不足半年前,世界工業機器人四大制造商之一的德國庫卡公司正式宣布將在中國建立首個機器人研發基地,而選址正是佛山順德。庫卡機器人搶灘佛山市場的背后,是基于佛山制造“機器代人”的自動化革命。

    在佛山制造業的生產線上,越來越多的自動化設備被引入。就在去年,佛山電梯行業引進了第一臺、也是唯一一臺焊接機器人。在位于佛山高新區南海園的廣東珠江中富電梯工廠內,只要用10分鐘,這臺焊接機器人就能在面積2.4平方米的轎廂底盤上,完成800多個步驟的焊接任務。

    伴隨這股自動化浪潮,在佛山本土部分龍頭企業的生產車間也掀起了一場建設智能生產線的浪潮。廣東昭信集團董事長梁鳳儀表示,昭信的電子廠在兩年前引入了精密的數控設備對原有設備進行改造,在未來將逐步探索如何打造智能生產線。

    作為佛山陶瓷行業的龍頭企業,鷹牌陶瓷集團的副總裁陳賢偉則向筆者透露,鷹牌目前正在規劃一條智能化、信息化生產線。投產后,該生產線可以根據消費者的需求進行柔性生產,實現工廠與消費者的直接對接。

    不僅如此,代表智能制造的3D打印技術也正在逐步與“佛山制造”融合。“打造一個大型鍛件一般需要幾百噸鋼材和三年的時間,做完后如果檢驗不合格,幾千萬元就打水漂了。”南方增材董事總經理朱志宇說道。佛山民營企業、南風股份子公司南方增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方增材)目前正在開發金屬3D打印技術,“打印”可用于核電站的大件金屬構件。

    南方增材負責人介紹,相比傳統技藝,這一金屬3D打印的耗時劇減,并可完全實現數控化的軌跡控制,產品精密度得以提升。更具顛覆性的是,“打印”過程中,哪里有失誤,都可以像用“橡皮擦”一樣消除痕跡,可無限次修復。

    探索“數字化制造”,邁向工業4.0

    如同埃里克·布萊恩約弗森在其所著的《第二次機器革命》 中提到,即使3D打印技術也不是計算機時代最高的成就。“它們只相當于熱身運動”。

    佛山在描繪發展工業4.0的路線圖時,并不僅僅參與到了生產層面的“熱身運動”。數字化制造被認為是實現工業4.0的必經階段。而在佛山制造中,以維尚家具為代表的佛山企業早已開始了數字化制造的探索。

    位于佛山市南海區的維尚家具生產車間內,每個生產工人的位置前都有一個顯示屏。開料切割板材的時候,生產員工會根據顯示屏上發出的“指令”調整板材位置。而在完成板材切割后,員工會從顯示屏左下角的一大版二維碼貼紙中,按順序撕下貼在對應的板材上。在下一個流程中,這些二維碼將成為板材的“身份證”,決定其何去何從。

    這個“機器指揮人”的畫面,依托的不僅是維尚家具生產車間內不斷新增的自動化設備,更重要的還有工廠對大數據的運用,讓數據成為工廠內從研發、生產制造到物流配送的流動“語言”,以此為整個制造提供決策參考。

    可以說,維尚家具的做法在一定程度上是對佛山的傳統制造加快向“智能制造”轉型的一種探索。一方面,借助大數據、云計算等工具,讓數據成為生產決策最主要的依據;另一方面,從硬件上不斷加大對自動化設備的應用,逐步實現局部自動化,再串聯成一個集成的自動化系統。

    以平臺聚集創新資源構建創新型城市

    當佛山制造業企業大規模開啟“智能制造”變革之際,佛山市正從政府層面發力平臺變革,力圖搭建起佛山制造對標工業4.0的通道。

    26日,在佛山中德工業服務區科技交流暨項目路演大會上,張燕生認為,中德工業服務區不僅能夠幫助佛山對標德國工業4.0,還將成為佛山制造創新資源集聚的重要平臺。

    類似的平臺在佛山并不止一個。短短數年間,坐落在千燈湖畔的廣東金融高新區就聚集起一大批金融機構,為佛山制造業搭建起一個更加多元的金融體系,以金融的力量支撐佛山的產業加快轉型升級發展步伐。

    伴隨佛山從2012年開始吹響建設國際“創新型城市”的號角,未來還有更多的創新型平臺將在佛山涌現。2013年初,佛山市政府發布關于建設國家創新型城市的相關計劃,提出在未來5年內,市、區財政將投入不少于100億元科技專項資金,即每年20億元的財政科技經費。這些專項資金將重點支持產業核心關鍵技術攻關、企業研發機構、公共創新平臺建設以及產學研合作、科技金融結合等。

    在“佛山制造”以創新驅動加快實現工業4.0的路途上,裝備制造業作為發展工業4.0的重要內容,佛山正迎來“領銜打造珠江西岸萬億裝備制造業產業帶”的歷史使命。

    如果說,上一個三十年是制造業賦予了佛山這座城市的生命力,那么下一個三十年,佛山這座城市則以工業4.0的發展路線圖,試圖給制造業賦予新的生命力。

    從市委全會看佛山新動向——

    以裝備制造為龍頭 走創新城市特色之路

    佛山剛剛踏入建設“創新型城市”的第三個整年,而不久前閉幕的省委全會“立足新常態謀劃推動廣東發展”的部署,為佛山提出了新的要求。在此背景下,新的一年里,佛山的產業轉型和城市升級之路,將會怎么走?

    今年,“工業4.0”首次寫入佛山市委全會報告,彰顯出佛山以創新驅動引領轉型升級的戰略姿態。而佛山這座“廣東制造業大市”通過全會報告所透露出的最新思路,將成為珠三角的焦點。

    “創新驅動”正成為佛山轉型升級驅動力

    在佛山市委全會上,“新常態”是絕對的關鍵詞。如何把握新常態、適應新常態、引領新常態?佛山的主要對策之一,就是大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著力提升制造業的智能化水平。

    佛山市委書記劉悅倫對科技工作一向重視。去年8月,他在接受南方日報專訪時表示,“創新驅動”正在成為佛山轉型升級的驅動力。下一階段,佛山需注意創新發展中的持續性與長期性,支撐和引領佛山產業實現成功轉型。

    關于新常態與創新驅動之間的關系以及佛山與此相關的發展思路,去年11月,劉悅倫在調研全市科技工作后的一場座談會上分析,與全國情況一樣,佛山經濟發展也進入新常態。他表示,但這絕不只是意味著經濟從高速增長轉為中高速增長,更重要的是,經濟發展驅動力要發生新變化,要從過去的要素驅動、投資驅動轉向創新驅動。

    也是在這場會上,他強調,佛山一定不能邯鄲學步,照搬其他城市經驗,而是要堅定不移地走自身特色的創新城市建設之路。

    那么,有佛山自身特色的創新之路是什么?其中一個重要答案,一定是裝備制造業。

    以先進裝備業為龍頭建立現代產業體系

    未來先進裝備業在佛山的地位已非常明確。今年的佛山市委全會報告直接提出,將“以打造珠江西岸先進裝備制造產業帶為龍頭,加快建立現代產業體系”。

    裝備業產業帶的壯大又與創新研發緊密相關。全會報告提出,將緊抓打造珠江西岸先進裝備制造產業帶的機遇,努力構建以智能制造為核心的裝備制造產業鏈,加快基地建設和產業集聚,盡快達到萬億規模。

    去年,廣東省明確要以佛山為主打造智能制造裝備、節能環保裝備、新能源裝備、汽車制造、生產性服務業5個裝備制造產業。佛山市結合本土實際,增加了衛星應用裝備、海洋工程裝備2個重點產業。

    而佛山市此前也已經把“創新驅動”作為上述產業的動力來源。劉悅倫在接受南方日報專訪時表示,佛山裝備業企業量不少,但質量不夠高,主要缺陷在于創新能力不夠強。為此,佛山將繼續實施創新驅動戰略,配合創新型城市的建設,重點發展一批研究院和研發中心,讓裝備制造企業獲得提升。

    金融服務支撐作用將獲強化

    科技研發需要大量資金,裝備業也是資本密集型產業。

    在今年佛山市委全會報告中,“金融創新”也是一個重要的關鍵詞。報告提出,佛山將以“金融、科技、產業”融合為核心,加快完善要素支撐體系。報告特別提到,佛山將全力抓好金融創新發展,繼續完善金融產品及服務創新政策環境,讓金融資本成為推動企業持續發展的強大動力。

    在此次全會期間,佛山市委副書記、代市長魯毅也表現出佛山對科技金融的重視。他在參加金融科技組分組討論時,當佛山市科技局局長胡學駿提到需要市里統籌各區資金從科技金融角度幫助企業時,他明確表態“要加強內部的統籌、協調和服務”。

    魯毅提出,佛山市級層面要做好統籌工作引導各區資金均衡發展。佛山要利用金融資源,合理、合法、合規地使金融產業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

    佛山市委全會后,23日,伊之密和南華儀器兩家佛山企業在深交所掛牌上市,魯毅與兩家企業同赴深圳。這兩家企業恰好同屬裝備制造業。有觀點認為,這是佛山裝備制造業加快利用直接融資,助力產業做大做強之舉。而這正是佛山強調加強金融服務的主要目的之一。

    走讀西門子數字工廠解剖工業4.0前沿樣本

    “致佛山市的十封信”引發熱議

    在“創新驅動”時代,佛山將如何重新賦予賴以起家的制造本業新的生命力?

    1月以來,南方日報推出“致佛山市的十封信”大型系列報道,重點圍繞制造業智能升級等話題,密集探討佛山如何迎接工業4.0時代,并獨家走讀和深度揭秘西門子在華首個數字化工廠,引起市內外的強烈關注。

    系列報道推出期間,正值佛山召開市委第十一屆六次全會。會上,工業4.0首次寫入全會報告。在政媒兩界互動下,工業4.0迅速成為全城熱點。

    走讀國內最前沿的制造工廠

    上周,南方日報推出“致佛山市的十封信”系列報道推出第二篇章。此組報道以一篇評論、四個整版的節奏,從機器、工廠、管理等多個層面的變革以及人與機器之間關系如何重構等層面,密集探討佛山如何迎接工業4.0時代。

    該組報道中,帶著為佛山“智能制造”尋找樣本,為“車間進化”探訪案例的意圖,筆者前往成都,走進了一座以數字化為中心、通過自動化設備和各種軟件互聯互通的前沿工廠,即西門子在中國設立的首家數字化工廠——西門子工業自動化產品成都生產研發基地。

    在走讀和深度揭秘西門子在華首個數字化工廠、以具體的案例為佛山如何加快實現工業4.0提供樣板參考的同時,筆者還獨家專訪了西門子(中國)有限公司執行副總裁王海濱。

    結合佛山制造的實際情況,對話這個推動乃至引領德國工業4.0的前沿企業的高管,以高端訪談的形式,為佛山如何追趕并真正融入這一洶涌而至的時代洪流建言獻策。

    以佛山為樣本,為珠三角發展建言

    “致佛山市的十封信”系列報道是南方日報以調研“新經濟”樣本為手法,以解讀“新城市”增長動力為指向,結合《南方日報·佛山觀察》開版十周年推出的一次大型策劃。

    “新常態”下,佛山這座“廣東制造業重鎮”的轉型升級之路怎么走?以佛山探索“新經濟、新城市”的發展路徑為樣本,廣東如何實踐“創新驅動”?

    回望過去30余年,憑借雄厚的產業實力和改革創新的精神,廣東一直引全國改革開放風氣之先,佛山這座“制造業重鎮”更被譽為書寫了上一個三十年的“中國故事”。但在當前,當全球產業格局發生深刻變化,中國邁入深化改革全新周期,省內各地亟須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

    從佛山自身來看,過去依靠土地、人力等“投資驅動”的傳統增長模式越來越難以為繼。在此形勢下,以佛山為代表的廣東城市將如何同步推動經濟轉型與城市升級,走向“創新驅動”,書寫出下一個三十年的“中國故事”?

    南方日報此次系列報道以“致佛山市的十封信”為主題,由十篇評論及一組含十大篇章、30個版的系列報道構成。其中,十大篇章將涵蓋對財富傳承、裝備制造、智能制造、創新型城市、新絲綢之路、高鐵經濟帶、鄉村工業園轉型等十大新熱點、新話題的探討,并面向全國調研成都、蘇州等地的新經濟實體,以及面向全球對話對工業4.0、互聯網工廠等作出了前沿探索的企業機構及頂尖專家,以期以深讀佛山為樣本,為廣東其他城市開啟一次走讀中國、對話全球的思想之旅。

福彩排列七走势图